搜索 解放軍報

西方聯手施壓 俄方強勢反制

來源:中國國防報 作者:楊忠潔 發佈:2021-07-09 16:14:13

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俄“埃森海軍上將”號護衞艦

綜合外媒報道,在俄美領導人會晤後,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與俄羅斯的關係並未得到實質性緩和。西方國家近期針對俄羅斯打出軍事、經濟“組合拳”,進一步強化對俄施壓力度,俄羅斯採取對等反制措施。在結構性矛盾根深蒂固、合作性議題屈指可數的情況下,俄與西方國家關係短期難以走出低谷。

西方多拳出擊

根據外媒相關報道,西方國家近期通過多種方式對俄威懾示強。

據悉,6月28日至7月10日,由烏克蘭和美國主導的“海上微風-2021”聯合軍演在黑海舉行,來自32個國家約5000名軍人、32艘艦艇、40架軍機和18個特種作戰與潛水小組參演。俄媒稱,今年演習是歷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。除威懾俄羅斯外,此次軍演的另一目的是向烏克蘭提供武器裝備。俄《國防》雜誌主編科羅特琴科稱,此次軍演包括海上和陸上演習,美國和其他北約國家的大量軍事裝備被送往烏克蘭,這些軍事裝備最終將留給烏軍使用。

據俄媒報道,在俄羅斯與北約衝突愈演愈烈之際,俄軍船舶動態實時信息平台數據顯示,一艘美海軍驅逐艦在6月29日午夜時分與一艘烏克蘭海軍巡邏艇一同航行至距克里米亞海岸約8000米的海域位置。美海軍隨後否認這艘驅逐艦曾靠近克里米亞海岸。據悉,兩週前黑海也發生過類似事件。

俄美領導人會晤後僅4天,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稱,美國正準備就俄羅斯反對派人士納瓦利內事件對俄羅斯實施新制裁。美國政府還警告稱,如果納瓦利內在獄中死去,將給俄羅斯帶來“毀滅性”後果。此外,據俄羅斯衞星通訊社報道,歐盟方面決定再次延長對俄經濟制裁。報道稱,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在社交媒體發文稱,歐盟決定在金融、能源和國防等領域延長對俄製裁,並禁止向俄方提供和出售部分石油生產及勘探技術。

俄方強硬反擊

對於以美國為首西方的霸凌行徑,俄羅斯近期採取對等方式予以反制。

作為對“海上微風-2021”聯合軍演的迴應,俄軍宣佈從6月下旬開始在克里米亞地區啓動防空演習,黑海艦隊也開展針對性海上訓練活動。俄黑海艦隊信息保障處處長阿列克謝·魯列夫披露防空演習細節:“在檢查防空系統期間,蘇-30SM戰機、蘇-27戰機、蘇-24戰鬥轟炸機等充當防空系統的演習目標。S-400防空導彈系統和‘鎧甲-S’彈炮合一防空系統戰鬥編組及時發現目標,並對其實施虛擬電子攻擊。計算機顯示,全部目標均被擊中。”

另據俄國防部消息,俄海軍常駐地中海地區部隊和俄空天軍6月25日在地中海東部地區舉行聯合演習,“莫斯科”號巡洋艦、“埃森海軍上將”號護衞艦、“馬卡羅夫海軍上將”號護衞艦等5艘艦艇參演。俄空天軍米格-31K戰機、圖-22M3遠程戰略轟炸機、伊爾-38反潛機等從俄羅斯駐敍利亞赫梅米姆空軍基地起飛參演。

7月1日,隸屬俄海軍黑海艦隊的兩艘大型登陸艦“奧爾斯克”號和“薩拉托夫”號在克里米亞附近演練對海上和空中目標的實彈射擊,以掩護登陸部隊登陸。同日,裝備有巡航導彈的俄海軍“科爾皮諾”號潛艇也前往黑海海域進行演習。

6月29日,荷蘭“埃弗森”號護衞艦駛向刻赤海峽,俄軍戰機緊急起飛以防止對方出現越界情況。俄國防部隨後公佈俄軍戰機在“埃弗森”號護衞艦附近飛行畫面。兩架蘇-30SM戰機從“埃弗森”號護衞艦上方低空飛過,至少一架戰機在機腹下方掛載Kh-31超音速反艦導彈。荷蘭國防部聲稱,“埃弗森”號護衞艦當天15時30分至20時30分間遭到俄軍“反覆騷擾”,蘇-30SM戰機“飛得很低、很近,佯裝進行攻擊”。荷蘭方面還稱,俄戰機配備炸彈和空對地導彈,同時使用機載電子戰系統干擾“埃弗森”號護衞艦上的電子設備。

針對美方制裁,俄駐美大使安東諾夫回擊稱,美國的做法無法使俄美關係穩定,這種信號與俄美兩國總統會晤期間發出的信號不一致。針對歐盟制裁,俄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指出,俄方準備繼續與歐盟進行平等對話,但這種對話不能設置預先條件,歐盟方面清楚,俄方將針對制裁採取對等反制措施。扎哈羅娃還指出,歐盟對烏克蘭和美國在人權和民主自由方面的問題視而不見,明顯是“雙重標準”。

關係轉圜難實現

總的來看,俄美領導人會晤後,俄歐關係有緩和跡象,但緩和程度有限。

一方面,分散式合作或將展開。正如美《國家利益》網站評論的那樣,會晤是個良好的開端,是緩和美俄之間緊張關係的開始,美俄雙方長期癱瘓的外交溝通渠道有望恢復。德國和法國提議恢復中斷多年的歐俄峯會,雖然在北約內部並未獲得積極迴應,但為西方與俄羅斯在諸多領域的對話提供了可能。

目前來看,軍控是西方與俄羅斯,尤其是美俄可能取得突破的議題,雙方未來可能將更多數量和更大範圍的武器納入軍控談判。此外,作為近年來俄歐矛盾爆發的“集中地”,網絡安全也是潛在合作領域之一。

另一方面,結構性矛盾難以消弭。基於歷史和現實原因,俄歐間有着根深蒂固的地緣衝突,雙方戰略互信嚴重缺失,對國際格局的認知也截然不同。在雙方摩擦不斷、矛盾重重,問題堆積如山的背景下,俄歐或將圍繞烏克蘭、人權、歐洲安全、干預選舉等問題展開激烈博弈。

尤其是烏克蘭問題,雙方目前分歧嚴重。北約將烏克蘭視為反俄“橋頭堡”,以此牽制俄方。俄當前主要戰略目標是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,防範外部勢力在烏部署軍隊和建立軍事基地。可以預見,俄歐關係未來非但難以向“穩定且可預測”的方向發展,而且很有可能爆發更為激烈的對抗與衝突。

責任編輯:倪鵬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030547.yh002014.com域名使用側邊欄!